当前位置:正文

周恩来审阅南昌起义领导人排名时, 将贺龙的名字排在了朱德之前

admin | 2022-07-02 18:58 浏览数:

无贺龙,字云卿,1896年3月22日出生于湖南省桑植县,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人之一,共和国元帅。

“我,贺龙,由一个贫农,一个旧军官,到一个光荣的革命者,完全是党和群众教育培养出来的。”贺龙在1951年的这一自述,生动概括了他从旧军官到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的光荣历程。在中国革命的重大历史关头,贺龙坚定跟共产党走,把握历史前进的方向,作出正确的抉择。毛泽东评价贺龙:“一是对党忠诚;二是对敌斗争狠;三是联系群众。”邓小平称赞贺龙:“是在大风大浪中闯出来的一条龙。”

南昌起义的总指挥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7月15日汪精卫又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大革命失败,中国革命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在共产党员、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政治部主任周逸群的陪同下,在武汉会见了第二十军军长贺龙。周恩来知道这位两把菜刀起家的国民党左派将领一直追随共产党,并多次提出加入共产党。见面后,周恩来向他介绍了严峻的形势,问他有什么打算。贺龙明确表示:“共产党是能让工农大众过上好日子的政党,我坚决听共产党的,和蒋介石、汪精卫这帮王八蛋拼到底!”

与此同时,蒋介石派出高官拜会贺龙,以500万光洋,外加汉阳兵工厂和武汉卫戍司令的头衔,企图收买贺龙,被贺龙断然拒绝。

7月17日,贺龙在第二十军连以上军官大会上说:“现在革命到了危急关头,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三条:第一条是把队伍解散,大家都回老家去。这条路行不行?不行!第二条是跟着蒋介石、汪精卫去干反革命,屠杀工农兄弟。这条路行不行?不行!这两条都是死路,我贺龙就是刀架在颈子上,也绝不走这样的路!第三条就是跟着共产党走革命路。我贺龙决心已下,坚决跟共产党走!你们愿意跟我的,我欢迎;不愿意的,我送你盘缠,回家替我问你娘老子好。可是有一条,不许拉队伍走!”下面的军官一齐表态跟着军长干。

◆南昌八一起义旧址。

23日,贺龙率部以“东征讨蒋”名义抵达九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向他通报了中央政治局决定在南昌举行暴动,希望他率领第二十军参加。贺龙坚定地说:“我贺龙只有一句话:完全听共产党的!”

27日,贺龙率第二十军全部集结南昌。28日,南昌起义前委书记周恩来亲自来到贺龙军部,就南昌起义的基本计划征求他的意见,并代表前委委任他为起义军总指挥。党领导的武装起义让一位非中共党员任总指挥,除了贺龙的部队是起义主力外,更缘于他在历史转折关头,主动选择跟定共产党。贺龙给周恩来交心:“我干!无论南昌起义成功还是失败,我都干!失败了,我就上山!”

根据前委的指示,贺龙与起义军参谋团团长刘伯承一起制订了具体作战计划。31日,贺龙列席前委在第二十军军部召开的会议,前委决定8月1日起义。贺龙向起义军各部发布作战命令:“我军为达到解决南昌敌军的目的,决定于明(1)日四时开始向城内外所驻敌军进攻,一举而歼之!”

当天下午,贺龙召开第二十军营以上军官会,他说:“国民党已经叛变了革命。我们要重新树起革命的旗帜,打倒蒋介石,打倒汪精卫。我们今天要起义啦!今后要听共产党的领导,绝对服从共产党的命令。”不料二十军的一名副营长赵福生叛变,前委决定提前两小时起义。

第二十军7500多人,约占起义军总兵力的40%,担负主攻任务。第二十军第一师两个团围攻朱培德第五路军总指挥部。守敌警备团是朱的精锐,集中火力封锁起义军攻击的必经之路。贺龙的指挥部和敌人隔街相望,流弹不时在他的头上呼啸飞过,他指挥师长贺锦斋率部抢占鼓楼制高点,居高临下将敌压制进总部大院,迫使敌人全部缴械投降。第二十军教导团三路突入大校场,经过1小时激战,将敌七十九团全部歼灭。第二十军第二师和第十一军第十师一部围歼了小营盘、大营盘等处的守敌。只用4个小时,8月1日上午6时,将3000余守敌全歼。

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历史,8月1日成为人民军队的建军节。从南昌起义走出了10大元帅中的7位:朱德、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聂荣臻、叶剑英;走出了10位大将中4位:粟裕、陈赓、张云逸、许光达。1957 年为纪念建军30周年,《解放军报》首次正式介绍南昌起义,提纲中领导人的排名为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周恩来在审阅时征求了朱德的意见,批示应在起义领导人中加上刘伯承,领导人的排名为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

◆贺龙站在当年指挥起义的阳台上。

南昌起义极大地震动了反动当局,汪精卫发布了缉拿贺龙、叶挺的通令,调集重兵进攻南昌起义军。据此,前委决定退出南昌,南下广东。

9月初的一天,在江西瑞金的一座学校里,由周逸群、谭平山介绍,贺龙加入中国共产党,周恩来在贺龙入党宣誓仪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多年后,贺龙在回忆入党经历时说:“我是在共产党最背(倒霉)的时候入党的。从那一刻起,我指挥的军队是党的了,我的脑袋也是党的了,党就是我的生命!”

红二方面军的旗帜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中国革命从此开始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历史性转变。

南昌起义军在潮汕失败后,贺龙从香港转移到上海。他高兴地看到,全党都拿起了武器,各地武装起义风起云涌。中央原打算让贺龙去苏联学习,他考虑后请求说:“还是让我回湘鄂西抓枪杆子拉队伍吧!”得到中央的同意,他和周逸群等7人回到湘鄂西。

◆1936年12月,红二方面军干部在陕西富平县庄里镇合影。前排右起:贺龙、朱瑞、李井泉、王震、关向应、贺炳炎、甘泗淇。

1928年初,贺龙收拢南昌起义的旧部贺锦斋、王炳南等人的队伍再举红旗,领导发动荆江两岸年关暴动和桑植起义,拉起了3000多人的革命队伍,历经三起三落,部队只剩91个人、72条枪。他绝地重生,与周逸群等人创建了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政委和前委书记。

贺龙率红二军团创造出适合湖区的运动战法,取得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等战斗的胜利,拔除洪湖根据地内的白色据点,将江陵、监利、潜江、沔阳等地连成一片,形成了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根据地。鼎盛时覆盖58个县市,正规红军2万人,地方武装近3万人。毛泽东给予很高评价:“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争支持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据。”

可大好局面被“左”倾路线断送了。1930年10月,立三路线的代表下令红二军团南渡长江,配合红一、三军团攻打长沙,部队损失惨重,缩编为红三军,贺龙任军长。接着,王明路线的代表夏曦任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不顾贺龙的坚决反对,搞肃反扩大化,包括段德昌、柳直荀等根据地创始人在内的大批优秀干部惨遭杀害。夏曦甚至想对贺龙下手,政委关向应劝夏曦:“你若把贺龙搞掉,即使中央不杀我们,国民党也要杀了我们。”因为军事上没有贺龙不行,夏曦只得收手。

内部肃反,外敌“围剿”,洪湖苏区丧失殆尽。1932年10月以后的一年多时间,红三军陷入四处游荡的困境,全军由1.4万多人锐减至3000人。1934年6月红三军进入黔东,贺龙决绝地说:“再也不能这样走了!”下决心创建了黔东根据地。10月,红三军与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会师。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委,关向应任副政委,红二、六军团由贺、任统一指挥。

10月底,贺龙率二、六军团发动湘西攻势,先后占领了永顺、大庸、桑植几座县城,建立了湘鄂川黔根据地,活动区域31个县市,正规红军近2万人,地方武装2万多人。

1935年2月,湘鄂敌军集中11万人分6路大举进攻根据地。贺龙指挥二、六军团取得了龙家寨、陈家河、桃子溪、忠堡、板栗园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歼敌1个师、5个多旅、3个师部,击毙敌八十五师师长谢彬,生擒敌纵队司令兼四十一师师长张振汉。9月,蒋介石调集130多个团的兵力,对根据地发动新的“围剿”,根据地日趋缩小。

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实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1936年7月5日,中革军委命令由红二、六军团,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在长征中,贺龙在迫使搞分裂的张国焘和红二方面军共同北上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朱德后来说:“贺老总对付张国焘很有办法,不争不吵,向他要人要枪要子弹,硬是要过来一个军。张国焘对贺龙有些害怕呢!一起北上会合中央,贺老总是有大功的!”10月22日,二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同一方面军胜利会师。毛泽东对贺龙说:“你们1万人,走过来还是1万人,没有蚀本,是个了不起的奇迹,是一个大经验,要总结,要大家学。”

贺龙领导创建的红二方面军是红军三大主力之一。毛泽东多次称贺龙“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在这面旗帜下聚集了创建共和国的1位开国大将、8位开国上将、27位开国中将、165位开国少将。

西北与华北战略枢纽的守护神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8月25日,驻扎陕西富平县庄里镇的红二方面军奉命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贺龙任师长。

贺龙率120师主力东渡黄河,配合友军对日军发起忻口战役,在雁门关设伏,击毁日军汽车100多辆,切断敌后方主要交通。接着,率部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创建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不到一年时间,120师由8000多人发展到近3万人。毛泽东高兴地说:“贺老总真是撒豆成兵啊!”1939年初,贺龙率部挺进冀中,指挥一系列著名战斗,歼灭日军4900余人。在齐会战斗中,贺龙集中7个团把日军精锐吉田大队团团包围,日军使用毒气弹,贺龙中毒戴着浸湿口罩坚持指挥战斗,全歼日军700余人。毛泽东发来慰问电:“你亲临前线,冲锋杀敌,致中毒负伤,其他指挥员同志诸多中毒者,我们无限系念,尚望悉心治疗,为革命保重。”蒋介石也发来慰勉电:“贺师长杀敌致果,奋不顾身,殊堪嘉奖。”

◆1937年10月,贺龙与关向应、周士第、甘泗淇在雁门关前线观察地形。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根据中央在晋西北及绥远建立西北与华北的战略枢纽的重大部署,贺龙率部返晋西北。日军累计集中6万人对晋西北进行了3次大“扫荡”,企图切断晋绥、陕甘宁两个边区的联系。贺龙采取“内外线结合,跟敌人打游击战”的策略,指挥120师与日伪军共作战500余次,歼敌8300多人,将其逐出根据地。为打破蒋介石的经济封锁,贺龙组织晋绥军民开展大生产运动,抓住粮食生产、服装供应、副食品和燃料供应、开办商店4个重点,以扭转经济困难局面。1940年下半年通过物资贸易,赚了40万块银元。当时党中央机关也极为困难,叶剑英发电报向120师求援。贺龙当即决定拿出三分之二连夜送往延安。下面人急了:“老总,我们部队还没有过冬的棉衣呢!”贺龙说:“你要头,还是要身子?”他把支援中央作为头等大事。抗战期间,贺龙从晋绥调往延安的资金难以统计。同时,120师所属三五九旅“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在南泥湾开荒种地26.1万亩,使南泥湾变成“陕北的好江南”,3年共收获粮食3.7万石,养猪5624头,上缴公粮1万石。毛泽东给旅长王震题词“有创造性”,给三五九旅题词“生产模范”。

晋绥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有效发挥了战略枢纽和陕甘宁边区坚强屏障的重要作用。贺龙成立晋西北军区交通运输委员会,组织两个营的交通大队,在兴县设两个招待所,专门担负护送延安与敌后各根据地来往人员、物资、经费的任务。贺龙说:“兴县是延安的大门,我们要为党中央看好这个大门。一方面要保卫党中央的安全;一方面要把过往同志的生活照顾好。”1942年秋,彭德怀从太行山到延安开会,在兴县中转时说:“我们从太行出来,经过若干道封锁线,东西都扔光了,感谢你们把吃的、穿的、牲口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贺总宁肯自己吃黑豆,也要招待好过往的干部,我很钦佩。”

贺龙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后,把留守兵团所属部队编成两个警备旅,统一指挥晋绥与陕甘宁两个边区的部队,1943年6月,又调120师三五八旅西渡黄河,挫败了顽固派“闪击延安”的企图,为保卫党中央作出了重大贡献。

守卫边区大后方的“萧何”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挑起全面内战。1947年春,胡宗南纠集34个旅25万人,重点进攻陕北。“黑云压城城欲摧”,光明与黑暗的较量进入紧急关头。

3月16日,中央军委决定陕北的野战部队组成西北野战兵团,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按惯例,陕北部队应由贺龙指挥,但他远在晋绥前线。因此,中央在陕北面临大敌的形势下,作出了这一决定。贺龙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他对老部下说:“军队是党的军队,不是个人的。我带的军队,别人也能带。军队要听党指挥嘛!”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贺龙又将晋绥第2、第3纵队调归彭德怀指挥。这样贺龙的晋绥野战部队主力全部调往陕北。7月31日,西北野战兵团正式定名西北野战军。毛泽东亲自与贺龙谈话,让他把陕北和晋绥统管起来,造成一个统一的后方,让彭德怀放手去打仗。

贺龙一辈子带兵打仗,在战火正酣之时,“改行”管后方,有些人不太理解。贺龙说:“共产党员一切都要听党的。”他彰显大将风范,尽心竭力,集中一切人力、物力、财力,支援西北解放战争。用他的话说:“我给你们当后勤部长。”

◆1947年,(左起)彭德怀、贺龙、陈赓、王震在陕西靖边县合影。

8月中旬,为了策应西野主力在榆林以东集结待机,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贺龙带后方机关大摇大摆东移,造成主力东渡黄河的假象。胡宗南果然中计,下令各部“迅速进击,勿失此千载良机”。彭德怀抓住战机在沙家店一举歼灭胡宗南的主力整编第三十六师,使西北战场转入战略反攻。

贺龙到河东临县刚落脚,毛泽东的电报便追来了:“请迅速分赴各县动员粮食,只要有七千至一万担粮食,即可保障作战计划之完成。”没几天,中央军委又来电:“野战军南下,已无粮食携带,着从速令绥德、延安两地区沿途筹粮。”封封电报催粮急,粮食成为西野能否取胜的关键。然而,晋绥贫穷不堪,无粮可筹。贺龙通过周恩来向晋冀鲁豫解放区急调10万石粮食,动员成千上万的运粮大军把粮食运往陕北战场,保障了部队的急需。10月,为攻打易守难攻的清涧城,彭德怀许愿:“打下清涧,我请大家吃肉!”战后,贺龙收到加急电报:“彭电请以政府名义慰劳野战军每人一斤猪肉有必要。军委。”数万大军,每人1斤猪肉,在连年征战的晋绥弄到这么多猪肉,有多么的不容易。西野副参谋长王政柱感慨地说:“西野指战员吃的是贺老总组织晋绥解放区的人民群众从千里之外运到陕北来的呀!”

陕北前线除了要粮,还要弹药、要被服、要钱。贺龙组织力量,把陕甘宁、晋绥的军工合在一处,建起14座军工厂,生产了大量山炮弹、迫击炮弹、手榴弹、炸药、子弹输送前方;调派两个骑兵团专门做生意,将土特产运到边界地区,再让商人们转运到国民党统治区出售,换回了大量布匹等急需物资及资金支援前线。

彭德怀打仗还需要大量兵员补充。贺龙通过压缩机关,动员失散人员归队,发动青年参军等办法,千方百计扩大地方兵团,以作野战军的补充兵团,或直接升级为野战兵团。到1949年6月,西野已从3个纵队,发展成为三三制的2个兵团、6个军、18个师共22万人的大军。在人口稀少的陕甘宁晋绥边区取得这样的成果,确是难能可贵。

西野的主力是贺龙的晋绥部队。贺龙虽在后方,但十分关注部队的表现。他认为,我带的部队,如果别人不能指挥,那就说明我贺龙党性不强。对将领们与彭德怀在磨合中产生的摩擦,他及时协调解决,告诫部下:“彭总说了就是命令,必须坚决执行,没有价钱可讲!”

贺龙在后方为战争所作的贡献,展示了一位不世战将的另一种辉煌。彭德怀说贺龙“是不顾一切地支援西北战争”。毛泽东称赞贺龙“是守卫边区大后方的‘萧何’”。

军队正规化建设的倡行者

建国后,贺龙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被授予元帅军衔,为新中国的建设呕心沥血,作出了卓越贡献。

1959年9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改组中央军委,毛泽东任主席,林彪、贺龙、聂荣臻为副主席。军委日常工作,毛泽东交代:“林在林主持,林不在贺主持。”1960年1月,贺龙兼任国防工业委员会主任,他郑重地申明:“党要我管,我就要真管。”大刀阔斧地纠正了军工建设“大跃进”、不顾质量的问题。1963年9月27日,因林彪身体不好,毛泽东委托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与林彪搞的“突出政治”,政治可以代替和冲击一切的空头政治不同,他主张真抓实干,并按照毛泽东“抓两头”的指示,根据当时的国内外形势、我军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和未来战争的特点,结合我军的实际情况,扎扎实实地抓“整军备战”,抓正规军和民兵建设,抓部队领导机关和基层建设。在抓部队的政治思想和作风建设的同时,狠抓军事工作,特别是结合战备,加强军事训练,在1964年同罗瑞卿等一道掀起了一个大练兵的高潮,使全军出现了空前的大好形势,部队的军政素质上了一个新台阶。6月初,毛泽东在一份比武情况简报上批道:“此等好事,能不能让我也看看。”6月15日、16日,毛泽东及在京中央领导一起到十三陵练兵场,检阅比武演练成果。毛泽东不时与贺龙交谈,指示要在全军推广比武尖子的经验。7、8、9三个月,全军大比武的热潮在酷暑中升腾,造就了一大批有良好军政素质的骨干,有力推动了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

“文革”爆发后,林彪、江青一伙出于篡党夺权的需要,对贺龙进行诬陷、迫害。贺龙坚持原则,刚直不阿,拒绝随波逐流。1969年6月9日,贺龙被迫害致死。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在谈到贺龙的问题时,连声说,翻案,翻案,翻案!1974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指出“所谓‘通敌’问题,完全是颠倒历史,蓄意陷害”;“所谓贺龙同志搞‘二月兵变’的问题,纯系讹传”。

pk彩票平台,pk彩票官网,pk彩票网址,pk彩票下载,pk彩票app,pk彩票开户,pk彩票投注,pk彩票购彩,pk彩票注册,pk彩票登录,pk彩票邀请码,pk彩票技巧,pk彩票手机版,pk彩票靠谱吗,pk彩票走势图,pk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pk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