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城市值守人:等一切如常,要去外滩看夜景

“今年4月初来上海的,本来联系好了一个工作。没成想,到上海的第二天就收到通知说工作没了。”44岁的阮华晖坐在路边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受疫情防控影响,朋友介绍的工作搁置了,阮华晖只得另寻他路。在网上看到招聘志愿者的信息后,他立马报了名,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便来到了黄浦区外滩街道的宁波小区,开始了一日接一日的值守。

在黄浦区外滩街道,还有许多像阮华晖一样值守的人。他们有的来自外地,被临时招募过来;有的就在上海,参与公司组织的抗疫工作。如今,上海将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这些值守人的工作也随之结束。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中的一些人称,希望疫情结束后早点回家陪陪家人,但对于阮华晖而言,这是他认识上海的开始。“这是一次特别的经历,之后想更多了解上海。空下来我要去看看外滩的夜景,一直没看过。”

“人慢慢多了起来”

阮华晖自4月初便在宁波小区值守了,宁波小区位于北京东路与河南中路的交叉口附近,距离南京东路地铁站约300米,处于典型的“闹市区”。

但疫情封控期间,“闹市区”也不再热闹了,街道上鲜有人影。“刚来那会儿,路上人很少,偶尔有一两辆车子。”阮华晖说道。他的工作主要是帮助解决小区中两栋单元楼居民的相关需求,比如帮住户扔垃圾、接拿快递、搬东西、给物资做消杀等。

看起来虽轻松,但工作时间并不固定,而且事情也比较琐碎。“基本上是24小时待命,有时候半夜也会被喊起来。”最不方便的就是去洗手间,要走大概200米,还得找到人替班。

不过,这段距离是阮华晖每天活动的最远距离,除此之外,他都只在两个单元楼之间来回跑,两栋楼间距约10米左右。而他住的地方,是一顶四周透明的帐篷,位于两栋楼的中间,临近马路,所以有时候不太睡得着。

从帐篷外面,基本能看到里面的摆设:一张躺椅、几件衣服,还有一些吃的东西零星放着。“遇到下雨天、刮风天就比较难,要找东西压着帐篷,否则会被吹起来。其他时候都还好,在特殊时期,居委会能够搭个帐篷也不错了。”他说道。

自参与值守以来,每天早上不到5点,阮华晖便起床了,洗漱后穿上防护服,带好口罩和隔离面罩,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直到晚上12点左右才轻松一些。期间会有居委的工作人员来送饭,他一般是迅速解决,不耽误工作也有利于自我防护。

接受记者采访时,阮华晖正从一个外卖员手中接过外卖。

拿外卖前,他要看外卖员的通行证、场所码,随后给外卖进行消毒,静置半小时后,再给住户送到楼上,有时候住户也会自己下来拿。一开始可能送得没那么及时,会有住户抱怨。“防疫期间,也有住户有不满,但把具体情况和我们的难处解释清楚后,大家都很积极得配合我们工作,就是以心换心嘛。”

阮华晖的老家在福建南平,家里还有一个女儿。疫情发生后,女儿比较担心他的情况,在日常的通话中。与多数在外的父亲一样,他也是报喜不报忧。不过,在他看来,上海一天天在变得更好。最近,路上的行人也变多了。

“还是喜欢看到有人的感觉。”阮华晖说,“大上海大上海,没人就不那么对味了”。

实际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上海。之前在昆山务工时,他曾和朋友一起到上海游玩,也曾看过白天熙熙攘攘的外滩。

但这次疫情中的经历于他而言,是一次特别的体验。

“之前在很多网络视频上看到大家对上海的评价,还有点不太想来工作。”阮华晖说,但自己亲身体会后,有了不同的感受。疫情结束后,他还会在上海待着,找时间去看看外滩的夜景。

“想尽快回家看看”

在离宁波小区不远的四川路桥桥头边,也有一个值守点。1969年出生的徐林就是其中的一位“守桥人”。

徐林来自上海市崇明区,在黄浦区车辆管理公司工作,今年54岁。疫情封控期间,他一直在公司后勤处帮忙,5月份开始调来守桥。“主要检查来往人员和车辆。没有通行证的,不能过桥。”

目前,随着防疫形势好转,人流量比以前多了一些,对于徐林而言,每天沟通的事情变多了,工作量也更大了。不过,好在有同事换班,两个人负责一个岗位,徐林工作的时间段是晚上6点到早上6点。

这也就意味着,他晚上无法睡觉。不过相比白天,夜里的人流量和车流量更少,偶尔会有紧急车辆通过。没事的时候,徐林就坐在帐篷里面,看看新闻,和家里老人通通电话。

夜深了发个呆,身边是静静流淌的苏州河水,夜色下的道路空旷无人,远处的居民楼星星点点亮着灯,“有时候还能听到小狗的叫声。”徐林说道。

都是以帐篷作为临时住所,徐林的住宿条件和阮华晖的同样艰苦,而且桥边风比较大,帐篷很容易被吹开,如果再碰上下雨天,情况就更糟了。记者看到,他们所住帐篷的两个角是拿自行车压着的。

徐林说,自疫情发生以来,他已经两个多月没回过崇明了,好在家里的老人还能自己照顾自己。“等疫情结束,最想回家陪陪老人。”

和徐林有着一样心愿的,还有来自江苏徐州的李超,他今年52岁,来上海工作已经12年了。

“我是在一家安保公司上班,根据公司安排,负责这个小区的值守工作。”李超指了指身后的小区,该小区位于江西中路上,是一个老小区,居民不少。从4月10日被派来值班,目前已经值守一个多月。

他的主要工作是帮居民扔扔垃圾、收收快递,同时协调核酸检测工作等。他和值守的同事一起住在小区旁边的帐篷里,里面只放了两张躺椅,还有几件衣服。

“最大的问题就是休息不好。虽然是两个人一起做值守,还是挺累。”李超称,自己每天从早上7点左右工作,直到晚上12点,即便休息了,也不能完全放松,仍需留意外面的情况。

“希望疫情快点结束,等上海恢复正常后,我想先回徐州,回老家看看。”李超对记者说。

对于阮华晖、徐雷和李超来说,他们的心愿快实现了。日前,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告称,当前上海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形势持续向好。根据持续巩固疫情防控成果、有序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总体安排,决定自6月1日零时起,有序恢复住宅小区出入、公共交通运营和机动车通行。

这意味着,值守人的工作也将结束。为上海抗疫辛苦了多时,在站好最后一班岗后,他们也将回归各自的生活,6月的上海街头将难再见到他们的简陋帐篷,他们的身影将继续活跃在不同的地方。而这座静默良久的城市,将迎来新的开始。

(文中图片均由第一财经记者拍摄)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段思宇

张健

任玉明

黄泽胤

关键字

值守疫情上海防疫

相关阅读 新华全媒+丨避风险、纾困难、接动力——金融机构助力恢复和重振上海经济

随着总行大楼首批人员返岗,崇明、金山、奉贤、徐汇等网点陆续复业,上海银行复工复产的步伐开始加速。通过“退税贷”产品,上海老盛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获得100万元流动资金支持,目前20余家门店已逐步恢复营业,守护市民餐桌的“烟火气”。

05-30 10:15 金山文档发布疫情在线文档指南,助力抗疫信息共享

近日,金山文档整理了一份“疫情必备在线文档指南”,其中集合了各类防疫相关实用在线文档模板,用以满足不同群体、不同时期的防疫需要,该“指南”面向公众永久免费开放。

05-28 10:54 北京战疫直击|防控措施升级 小区封闭管理加强卡口值守

05-26 15:28 上海金融机构抗疫值守和复工复产调研结果出炉,机构重点关注三大方面

以“平疫结合”的视角,调研上海各类金融机构在抗疫值守和复工复产方面的实际情况。

05-24 13:55 (上海战疫录)上海地铁5月22日起4条线路恢复运营

05-22 13:29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pk彩票平台,pk彩票官网,pk彩票网址,pk彩票下载,pk彩票app,pk彩票开户,pk彩票投注,pk彩票购彩,pk彩票注册,pk彩票登录,pk彩票邀请码,pk彩票技巧,pk彩票手机版,pk彩票靠谱吗,pk彩票走势图,pk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pk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